2书吧 > 木叶:这个宇智波有点过分txt全集下载 > 木叶:这个宇智波有点过分最新章节无错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章节错误 添加书签 返回目录

第257章 这个宇智波有点过分(大结局)

  当那极致的力量穿破时间、空间的维度,重重的落在一式的身上。
  顷刻间好似万物凋零,一式根本没有任何挣扎的余地,他就在再也没有半点生机!
  “这种感觉.”
  羽织看着这彻底断绝了生机的一式,看着他体内那象征活性的‘生命之火’被自己生生熄灭。
  他忽然有了一种很明确的感觉,这个家伙是彻彻底底的死的没救了!
  时间的力量、空间的力量结合在了一起,甚至还具备着强横的自然之力,三者结合彻底的将一式给磨灭了。
  “不过,消耗也是真的大”
  稍微感知了自己眼睛的情况,又同时感知着自己身体的情况,羽织也不由得略微有些苦笑。
  消耗这种事情他很清楚会如何,但是消耗到这样的地步多少也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他真的很久没有消耗到这个地步了。
  “如果不是桃式和浦式死的正好,想要拿下这个该死的乌龟还真没有那么容易,不过这一切都还好。”
  羽织露出了一抹笑容,虽然天上的陨石还在不断落下,但是此时此刻也已经好了太多了。
  失去了一式的查克拉灌注,这些陨石失去了大部分的威力,羽织也不需要过多去看这些。
  他还是和之前一样静静的漂浮在空中,任由那些陨石从他的身体穿过,不过这会儿他也伸出了手。
  “我说过要谢谢你,不仅是你提供了十尾,更要感谢你提供了一些更加有价值的东西”
  灵魂熔炉!
  伴随羽织心里的默念,霎时间一股磅礴之力骤然从一式的身上飘出,下一瞬一式的身体就好似花朵枯萎一般慢慢消瘦。
  不多时,他的身体就变得如同历经了千年岁月,被彻底风干的尸体一般!
  那磅礴的生命精华已然落入到了羽织的手中,可羽织却微微皱了皱眉。
  “怎么那么少?”
  不过很快,羽织就释然了,说到底还是因为他的缘故。
  那好似能斩断光阴流年的一刀,是真的把一式的生机断绝,甚至属于大筒木的生命之火都被他给熄灭。
  所以一式这个家伙根本没有多少生命精华让羽织获取,若非他是大筒木,恐怕羽织将会一无所得!
  “算了,这也是一?好的开头,而且还有事情要做啊.”
  心里想着,羽织转过头去,此时光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
  陨石还在落下,但此时此刻陨石降落的频率已经减弱,大地依旧在不断的发出轰鸣,可是降落的区域也已经集中在外围了。
  幸存下来的忍者们,除了重伤无法动弹的,都已经开始尝试救援其他人。
  不过此时忍者的数量,也已经少了不知道多少,八万人的部队在第一波和敌人接触就伤亡了不少。
  而现在更是被陨石不断的轰击,到底还剩多少人羽织自己也不知道,他也不愿意去数。
  “真是惨烈.”
  光来到了羽织的身边后,羽织已经第一时间将她纳入到了神威空间内,就算陨石已经不多,但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看着下方的惨状,光也不由得微微摇了摇头,不过很快她就笑着看着羽织。
  “不过,你已经准备好了,对吧?”
  “那当然,还有,辛苦你了。”
  羽织转过头,他笑着看着光轻声道。
  “佐助那几个小子没有抱怨什么吧?”
  “没有,我也不打算给他们什么抱怨的时间。”
  光轻笑一声,她知道羽织在说什么,毕竟严格来说光是‘抢’了他们的目标。
  光可没有丝毫的客气,在过去的瞬间,她就毫不犹豫的对着十尾动手了。
  十尾虽然强,但也要看到底是应对什么样,面对光这样的已然达到大筒木地步的人而言,十尾多少有些不太够了。
  “那我们过去吧。”
  牵着光的手,羽织目光也看向了那漂浮在空中没有落下的,一颗巨大的好似缩小月球的陨石,他轻声道。
  “还有,准备好迎接真正的属于我们的世界了吗?”
  “我们的世界”
  光反扣住了羽织的手,随后她柔声道。
  “不是早就已经来了吗?”
  ――
  “可恶.”
  战场内,无数的忍者默默的看着一具一具同伴被抬出来的遗体。
  陨石被他们拦下来了,十尾也被封印了,远处之前那爆发而出的浩瀚的查克拉也缓缓停歇。
  他们知道,胜利似乎是属于他们的了,但此时此刻他们却丝毫高兴不起来。
  看着四周的幸存下来的人员,看着一个个原本鲜活的同伴,现在全部都惨死在陨石的冲击下。
  兴奋的情绪早就已经消散,悲怆的气息在他们凝聚。
  惨烈,远超他们所有人想象的惨烈,数万人死在了这个地方,哪怕他们已经有了心理预期,但看到这一幕他们还是有些崩溃了。
  忍术不但具有恐怖的破坏力和杀伤性,在其他很多方面也可以发挥出难以想象的优势。
  他们现在只有一个想法,也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尽可能的把被埋在地下的人给救出来!
  即便他们内心也清楚,自己就算再如何的努力,恐怕也只是能将这些曾经战友的遗体给挖出来。
  “但,不试试看或许真的一个活人都没有了,说不定还是能找到一些的”
  可人从来都是感性的生物,哪怕已经有了答案,但是他们内心依旧渴望有着奇迹的出现。
  忍者们默默的开始救援和挖掘,麻木的情绪在他们的心中荡漾。
  “水门.”
  自来也走到波风水门的身旁,他们两人都活了下来,只是他们现在看上去也格外的狼狈。
  “我没事,老师”
  波风水门深吸一口气,随后勉强的露出了一抹微笑。
  “我们还是先救人吧.”
  水门的笑容很难看,自来也也不由得叹了口气,这种事情不管是谁都难以承受啊。
  “阿凯,你没事吧?”
  卡卡西虚弱轻轻晃了晃躺在石碓中的阿凯,可惜阿凯没有回应。
  没有和往常一样跳起来对他竖起大拇指,没有再露出任何的傻笑。
  “喂,阿斯玛,你这个混蛋可不能有事!”
  另外一边,红用力的在摁压着阿斯玛的胸口,可惜阿斯玛却根本没有动弹。
  琳默默的站在一旁无言的看着这一切,千叶也在之前的战斗中被一颗陨石击中,埋在了地下。
  “可恶!可恶!”
  鸣人正在努力的挖掘,争取看看能不能找到幸存者,佐助和宁次也默默的在做。
  他们都不敢去找自己的同学,因为他们真的担心得到什么可怕的消息
  类似的事情到处都有,所有的忍者们都不顾自己当前的伤势,尝试去挖掘一下地下的人。
  哭声也在这一刻隐隐约约的从各个地方传来,胜利的喜悦固然喜悦,可是这样的悲怆更是让人难以接受啊。
  嗡――
  就在这时,天空中忽然飞过来了一个人影,这个人影的到来让所有忍者都不由自主的抬起了头。
  “是羽织大人和荧大人!”
  几乎所有忍者都认出来了,来人到底是谁。
  “看来,一切都结束了,但是可惜可惜”
  看到羽织和光的到来,他们的内心终于松了口气,但是在这样的松懈下,那一股悲伤却又占据了上风。
  没有欢呼,没有喜悦,只有那无穷的悲怆和不断的低声抽泣在整个战场蔓延。
  可就在这时,半空中的羽织忽然伸出手来,他身后的一枚求道玉飞到了他的手中。
  随着一道光芒的闪耀,求道玉瞬间变成了一把锡杖,一旁的光也微微抬起手,一颗轮回眼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锡杖指向了天际,慕然,天空的乌云被一扫而荡,久违的阳光照亮大地。
  伴随着这阳光的出现,一道光柱好似从太阳传来,直直的落在了羽织和光的身上,将他们的全身都给笼罩。
  而羽织此时的气息也微微的变了,在这股光芒的笼罩下。
  下一瞬,好似神迹发生,当恐怖的查克拉彻底覆盖了整个区域,无穷的活力开始回荡。
  那颗漂浮在天空中,承载着封印了十尾的陨石也开始不断的震荡起来。
  也就在这时,羽织开口了。
  他的声音听起来依旧很平静,却又好似带着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力量。
  “神?轮回天生!”
  ――
  “我和你说,当时我真的吓傻了!”
  火之国,三年之后,一座茶馆内,一个中年忍者正对着一群孩子们大吹特吹。
  “当时我被一颗陨石击中,意识已经彻底消失,我的记忆在那一刻彻底停止。
  说实话,我并没有什么遗憾,毕竟我当时的信念就是争取能和大家打碎一颗陨石,减少对忍界的冲击。
  我有老婆和孩子,他们都在后方,只要影响不到他们,火影大人一定会好好照顾他们的。
  但是没想到的是,我在净土打算找个地方休眠的时候,忽然就被一股力量给拉回来了。
  ?们猜怎么样?我居然复活了,哈哈哈哈哈哈!
  不仅是我,其他一起被复活的人都是一脸发懵,那个表情我到现在都不会忘记!”
  他声音很大,在场不少人都听到,但是大家都露出了善意的笑容。
  尤其是那群孩子们更是兴奋的看着这个中年忍者,眼里全是崇拜。
  三年前的大战,整个世界的所有人都还记忆犹新。
  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忘记那一场空前的大战,没办法忘记那恐怖的战斗力,更没有办法忘记羽织所做的一切。
  或许大家都不太清楚羽织到底是怎么把所有人干掉的,甚至也不清楚其他人战斗到底是什么。
  但是那不断坠落的陨石,那毁天灭地的一幕让他们久久无法平息,而更让他们无法遗忘的自然是他们死后被复活!
  虽然战死这件事没有人会责怪羽织,不是因为他的实力太强没有人敢质疑,因大家都清楚那样的敌人对忍界有多大的危害。
  他们都已经抱着必死的信念去战斗,他们相信自己的后代们、朋友们,甚至是以后忍界的人们都可以进入到一个真正和平的时期。
  但能真正的被复活,这何尝不让他们兴奋呢?
  而当所有人被复活过来,那样的喜悦、那样的振奋难以描述,那好似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响彻整个战场就是最好的证明啊!
  羽织也因为和光联手复活了大家,此时他们两人也有一个新的身份――
  人间之神,当世六道仙人!
  他的战绩也在这一刻响彻了整个忍界,这也让他在后续对忍界的改革计划平添了无数的助力。
  当真是他想要怎么做,就一定有无数人支持,谁敢反对恐怕真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
  “不过时间过得好快啊,转眼就已经三年过去了。”
  这个中年忍者喝了一口酒,随后笑着道。
  “说起来,火影大人似乎也要结婚了呢。”
  “是的,大叔,我们都听说了!”
  这群孩子们兴奋的笑道,任何羽织的故事都会让他们开心不已。
  “好像就是明天唉!”
  不过兴奋过来,这群小家伙又无奈的叹了口气。
  “可惜了,没办法去国都那边,不然还可以参加这一次的婚礼呢。”
  “谁不想去啊。”
  “可惜了,太远了。”
  “拜托,我们都有事情要做,何况火影大人让大家生活都变好了,现在大家都可以在电视上看了啊!”
  “可恶,看电视哪有去现场好啊。”
  这群孩子们的话立刻引起了四周大人们的共鸣,羽织的婚礼谁不想去看看?
  羽织和光在一起那么多年,订婚也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但是他们两人的婚礼却始终没有进行。
  哪怕大家都知道,对于这对‘神仙眷侣’而言,婚礼与否真的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但谁不希望有个结果呢?
  而现在结果也有了,大家自然格外的兴奋,自然想要去好好看看。
  但可惜的是,现在的火之国地大物博,囊括了整个忍界几乎所有的区域,想要跑去国都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好在羽织在这些年一直在搞发展,大力推动查克拉对于民用物资的发展,这也让整个忍界所有人的生活都发生了改变。
  曾经的电视,也只有相对富裕的区域可以拥有,但是现在几乎已经做到了家家户户都可以具备了。
  大家都可以通过电视了解到各地的新闻,了解到羽织的政策,看到各种有意思的事情。
  但就和其中一个人所说的一样,看电视哪有去现场看要来得好呢?
  “就算想去,也没有机会咯。”
  这个中年忍者笑着摇了摇头,他一口把酒给喝完,随后掏出了钞票放在桌上站起身来。
  “明日火影大人就要结婚了,各位还是好好在家看吧。”
  “这样盛况,可不多见呢.”
  ――
  “佐助!佐助!”
  宇智波一族内,鸣人背着背包兴奋的对着一脸郁闷的佐助招了招手。
  “这边!这边!”
  “你这个家伙,怎么来了?”
  佐助疑惑的看着鸣人,虽然心里莫名其妙但还是忍不住走过去了。
  “现在可是大晚上的,你跑过来干什么?”
  “明天可是羽织大叔结婚,我能不来早一点吗?”
  鸣人笑哈哈的说道,完全没有一点高手的架势,随后他指了指自己身后的背包道。
  “今天我住你家里,反正你家的房子够大,这样我就不会迟到了!”
  “我还想在家里住呢.”
  佐助郁闷的开口,不过很快他就注意到这话似乎不能说,他顿时改口道。
  “我要去巡逻,你自己回去吧。”
  “哎?怎么了啊,你又不是警务部的人。”
  鸣人一脸古怪的看着佐助,而佐助则不屑的开口道。
  “现在是了,明天我就加入警务部,止水大哥一定很高兴的!”
  说着,佐助转身就要离开,不过他的目光还是隐晦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方向。
  但很快,他脸上的郁闷就一扫而空,嘴角的笑容也不由得浮现而出。
  他其实可以算是被‘赶’出来的,因为他的老爹来他家了!
  或许是因为他已经长大了,已经是个十九岁的大人了,甚至看上去和他老爹一样大,因此他才被‘赶’了出来。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哪怕不知道自己的老爹和老妈要说些什么,但想来也是该有个结果了吧?
  “希望,会是一个好消息呢.”
  佐助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灿烂,他到现在都没有忘记自己渴望有个弟弟或者妹妹。
  母亲大人那边好像一直都没有动静,那么是不是还有其他的方法?
  “喂喂喂,别着急啊。”
  鸣人看到佐助要走,不由得快速追了上去。
  “你不会真去警务部吧,你也不担心迟到吗?”
  “不担心,反正我有天手力可以快速赶回来回来。”
  佐助根本没有理会鸣人,继续向前走去。
  “倒是你,回去吧,跑过来干什么呢。”
  “不要,我才不要!”
  鸣人立刻摇了摇头,他笑嘻嘻的跟着佐助就一起往外面走去。
  “要不我们一起吧,我的飞雷神比你更快也更远,还有我可不想当带队老师,我们一起去警务部吧!”
  “白痴.”
  “你骂谁白痴呢!混蛋!”
  “就是说你,离我远一点,白痴!”
  “不要,我们一起吧!”
  ――
  “你认真的?”
  佐助的家里,美琴的房间内。
  看着眼前的羽织,美琴整个人也有些恍惚。
  那么多年了,羽织看上去似乎还是和十多年前一般,依旧是那十八岁的模样。
  不仅是他,光也如此,而接受羽织照顾的美琴其实自己心里也清楚,即便到了如今她看上去只有二十岁左右也是羽织的帮助。
  对她而言,她其实觉得自己这一生也够精彩了,很多的事情也不需要去想太多。
  即便她曾经的丈夫背叛了家族,即便她的大儿子成为了整个家族的耻辱。
  但羽织从未责怪过他们,甚至还将佐助自始至终当做自己的孩子在对待,对她也一直宛若家人。
  不过今天,羽织找上门来所说的事情也真的让她错愕,她还以为这一辈子大概就是这样了,没想到.
  “嗯,我家已经重新装修和扩建了,房间也够多了。”
  羽织笑着看着她,目光也不由自主看向了那早就已经是灰尘布满,好像很久很久没有打理过的那宇智波富岳的照片。
  这让羽织有些好笑,不过很快他摇了摇头道。
  “荧觉得人多一些热闹一些,而且佐助也大了,他会有自己的事业,你搬过去我们还可以彼此照应,不是吗。”
  “这样吗”
  美琴低着头,好一会儿她才笑着抬起头来。
  “这个时候和我说这些似乎不太好吧,明天你们是你们的婚礼唉。”
  “是啊,所以提前告诉你,等婚礼结束后再搬过去,这样你也有时间考虑。”
  羽织点了点头,随后他好似想到了什么,他不由得笑了起来。
  踱步过去,他慢慢的靠近了美琴,而美琴看着羽织如此靠近,感受着羽织身上的气息,她整个人也不由一僵。
  而羽织也在这时伸出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脸,目光再一次扫了一眼宇智波富岳那布满了灰尘的相片,他笑着轻声道。
  “夫人,你也不希望你的孩子因为觉得家中母亲没人照顾,而影响到他的事业和前途吧?”
  “.”
  “一定要好好考虑,做出最正确的决定,这样我才能更好的帮助你的孩子,不是吗,夫人?”
  “.”
  美琴此时真的想给羽织‘邦邦’就是两拳,这一番话就好似当初这个家伙杀了富岳后,对自己所说的一样。
  不过美琴也不是吃素的,她抬起头想要还击却发现羽织已经退开身去了。
  “好好考虑,我等你的消息。”
  话音刚落,羽织一个闪身已经消失在了房间之内,只留下欲言又止的美琴错愕的坐在那里。
  好一会儿,美琴才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是不是漏了一句啊。”
  “上一次,你还让我自己擦擦呢,这一次怎么忘了呢.”
  ――
  “火影大人,已经处理好了吗?”
  宇智波一族外,琳看着羽织出现后,她笑着走了过去。
  “嗯,该处理的都处理完了。”
  羽织耸了耸肩,随后才继续说道。
  “走吧,去看看婚礼服那边准备的怎么样,真是的为什么这种东西还要定制,随便一套不就好了吗?”
  “火影大人,这是仪式,绝对不能敷衍的啊。”
  琳听着羽织的话不由得笑了笑,随后才认真的说道。
  “要是敷衍的话,恐怕荧大人会很伤心的。”
  “你要是继续叫我们大人什么的,恐怕她才会更伤心吧。”
  羽织转头瞄了琳一眼,他翻了个白眼道。
  “说了多少次了,叫名字叫名字,我们都认识那么多年了,你搞得那么生分,再这样下去我还是解散影卫队算了。”
  羽织的影卫队还是保留了下来,哪怕所有人都知道羽织的实力已经强到让人绝望。
  但面子问题还是要顾及,至少影卫队的保留,可以让羽织不用事事都去做,何况进入影卫队也是一种荣誉啊。
  不过羽织还是对影卫队进行了改组,就比如每天只要一个人跟着他就够了,他可受不了那么多人跟着。
  “好好好,我明白了,羽织。”
  琳听着羽织的话,不由得微微抿了抿嘴,最后她才点了点头。
  两人慢慢的走着,夕阳的余晖在他们的身上洒落。
  街道上,人来人往,所有人看到他们后都不由得微微热情的点点头。
  而静静跟着羽织身边的琳也时不时偷看一下,不过好一会儿她却微微叹了口气。
  “怎么了,琳?”
  羽织自然注意到了琳的情况,他不由得奇怪的问道。
  “没什么,羽织。”
  琳露出了一抹笑容,随后她双手背在了身后,如同孩子一般目光看向了天空。
  “明天就要结婚了,感觉怎么样?”
  “感觉吗?”
  羽织摸了摸下巴,随后他轻声说道。
  “很美好,但是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描述,兴奋也有,毕竟这也算是人生大事吗。
  不过你问这个干嘛,以后等你结婚了,不就知道了。”
  “问问都不行吗?”
  琳抿了抿嘴,随后静静的看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好一会儿才开口道。
  “真是羡慕啊,现在的我还忍不住回忆过去的一切,那个时候.”
  说到这里,琳有些说不下去了,而羽织则好笑的看着身边的琳。
  自己这位同学的那点心思,他能不知道吗?
  不过他也不敢表态什么,当然他也不会去劝说什么,有些事情还是顺其自然的比较好一些。
  毕竟,对羽织而言,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了。
  伸出手,他轻轻揽住了琳的肩膀,随后在琳那有些惊喜和错愕的目光中,他也看向了天空。
  “走吧,我们还要赶时间呢,而且以后可也少不了你来帮忙呢。”
  “唉?”
  “你是不是忘了,我家可是变大了不少,光一天抱怨打扫的地方变多。
  我觉得我也可以以权谋私一下,就比如让影卫队过来帮帮忙,而你可是光最好的朋友,留下来她肯定很高兴。”
  说到这里,羽织才笑着看向了一旁的琳,他轻声开口道。
  “何况,时间这个东西对我和光而言从来都不缺,有些朋友总好过过于孤单要好吧。”
  说完这话,羽织松开手朝着前方走去,而琳愣在原地好一会儿才笑了出来,随后她小跑着跟了上去。
  “等等我啊,羽织!”
  ――
  “不知道其他人明天的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还有你的请帖发出去了吗?”
  深夜,月色朦胧,羽织的家里。
  躺在床上靠在羽织的怀里,光目光还有些迷离,不过想到明天的事情她不由得小声问道。
  “真是的,都说了没有这个必要,非要弄,麻烦死了.”
  “拜托,是今天的事情了。”
  羽织好笑的看着怀里的佳人,他伸出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虽然我也觉得有些麻额,我的意思是,再麻烦也必须要做,毕竟我答应过你也要给你一个婚礼吗。”
  “切”
  光轻哼了一声,随后她闭上了眼睛,羽织这才松了口气,随后笑着道。
  “所有人都已经通知了,卡卡西大概已经回到木叶了,阿凯和其他人也早就准备好了。
  还有斑和晓组织那些人,乃至是那位‘冷酷无情的六道仙人’,大概率也会找个位置围观吧。”
  现在的卡卡西已经脱离了暗部,即便没有带学生但他的那位老爹可是逼着他相亲。
  卡卡西倒是有些大逆不道,希望他老爹再生一个.
  这样的代价就是一直被他老爹给追杀,这让卡卡西不得不到处跑去执行任务。
  阿凯早就已经恢复了过来,他没有去当任务忍者,不断的带领新的小队去前线战斗。
  三年的战斗羽织这边虽然赢了,但是晓组织那些人却没有死绝,他们依旧作为忍界唯一的‘恶’不断在袭扰,给忍界压力。
  这件事所有的高层们都已经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因此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进行一场大战。
  不过这样的战争不会影响到他们的发展,毕竟羽织他们可是早就已经做好计划了。
  甚至有些时候要怎么打、在哪里打还有打到什么程度,木叶的高层都会悄悄和晓组织斑还有长门讨论一番。
  大家可谓是合作默契,用自己的方式在提升着忍界的实力。
  至于六道仙人,这个老头在战后和羽织还有光见了一面,也在这一次的见面中羽织见到他们的那位母亲。
  羽织他们已经完全证明了自己有能力保护这个忍界,甚至比辉夜姬这位忍界真正始祖做得更好。
  因此他们也决定帮助忍界发展,同时作为战斗力在以后的战斗中会正面出手。
  “甚至,他们还阻断了因陀罗和阿修罗的继续转世,让他们真正意义上重生了过来”
  现在这一家人住在忍界之内,并没有跑到月球上面去,毕竟忍界才是他们诞生的源头啊。
  “对了,你和她们都说了,住进来的事情?”
  就在羽织思索之际,光忽然小声开口了。
  “她们怎么说,有什么反应吗?”
  “她们当然愿意,甚至打算给我生个孩子呢。”
  羽织立刻露出了坏笑,他对着光眨了眨眼。
  “混蛋.”
  光顿时露出了不爽的表情,努力了那么多年一直没有结果,这让她本就心里不爽,结果羽织还这样刺激一下这更是让她不满。
  然而,她还没有什么动作就已经被羽织给摁住了,随后就看到羽织那张脸越来越近了。
  “不过啊,我可没答应,毕竟我在等你哦。”
  “神经病。”
  光瞪了羽织一眼,不过她还是笑了笑。
  “你那么想要个孩子?”
  “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一件事?”
  “?”
  “反正对我们而言,精力几乎是无限的,陪我一起看看朝阳升起,如何?”
  “喂,你是神经病吧,明天还要”
  “怎么你还往下?住手啊.不对,住嘴啊!”
  “你这个宇智波的变态小鬼,实在太过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相关奇幻热门小说的链接
 人道大圣  重生之官道  星门  不科学御兽  帝霸
 九星霸体诀  完美世界  剑来  一剑独尊  斗破苍穹
 诸界第一因  我有一剑  修罗武神  万古第一神  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
 皇兄万岁  剑道第一仙  武动乾坤续集之大千世界  仙穹彼岸  鸿天神尊
 逆剑狂神  深空彼岸  人族镇守使  万相之王  朕又突破了
 逆天邪神  混沌剑神  大主宰  武动乾坤  白骨大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