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书吧 > 段誉修仙传txt全集下载 > 段誉修仙传最新章节无错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章节错误 添加书签 返回目录

第228章 大结局

  “大都有重兵把守,如何突围出去?”
  三大门派的人逃出了万安寺,却又犯难了。
  这里是大都,元廷核心所在,怎么出去?
  这时,范遥叫道:“大伙儿都跟我来,走西门突围,那边防守薄弱!”
  面对质疑,他自报身份,言说自己是明教的光明右使范遥。
  众人不信,好在有段誉出言作证。
  范遥来不及感恩,忙道:“诸位英雄快撤!倘若再有耽搁,元廷的大队人马这就要来了!”
  闻言,昆仑、崆峒两派高手早已蜂拥而出。
  只有少林派空闻、空智两位神僧不失前辈风范,过来合十向段誉道谢。
  两个老和尚和宋远桥、俞莲舟等相互谦让一番,方才先后出门。
  到了西门,段誉二话不说破门而出。
  群雄紧随其后,夺了元廷的战马。
  行出五十余里,趁着天色昏暗,群侠在一处山谷中打尖休息。
  众人谈起脱困的经过,都说全仗段尊主相救。
  空闻大师朗声说道:“这一次奸人下毒,让咱们都吃了大亏,本派空性师弟也为鞑子所害,此仇自是非报不可,如何报仇,却须从长计议。”
  段誉微微点头:“元廷以下三滥的手段掳掠各派,这件事,本尊会给大伙一个交待!”
  空智大师道:“中原七大派原先与明教为敌,但明教之人以德报怨,反而出手相救,双方仇嫌,自是一笔勾销。今后大伙儿同心协力,驱除胡虏!”
  众人一齐称是。
  此前在光明顶,他们已经达成联盟抗元,实则多受到段誉威胁。
  如今才是心甘情愿的联合明教抗元。
  但说到如何报仇,各派议论纷纷,难有定见。
  最后空闻说道:“这件事非一时可决,咱们休息数日,分别回去,等待段尊主号令,再大举报仇,与鞑子决一死战!”
  当下众人均点头称是。
  群豪齐叫:“大伙儿并肩携手,与鞑子决一死战!”
  呼声震天,山谷鸣响,当下一齐送到谷口。
  此时,远处出现一道道光亮。
  “不好,是鞑子追兵!”
  眼看对方火把笔直有序,范遥一眼认出了对方:“他们军容整肃,应是汝阳王的人马!”
  后有追兵,又是极善统兵的汝阳王,群雄不免慌张。
  他们武功虽强,可在野外面对千军万马的骑兵战阵,如何能敌?
  武当智多星张松溪提议道:“西北地广人稀,随便找一处荒山,尽可躲得一时,鞑子定然料想不到。”
  众人叫好,纷纷出发。
  “段尊主,元军就来了,快走吧!”
  段誉摇摇头:“你们先行离去。”
  “段尊主,你要做什么?”宋远桥皱了皱眉,隐隐觉得不妥。
  段誉笑了笑:“本尊既然来了,顺便去一趟宫里,会会那元帝。”
  众人都是一怔。
  他居然要去刺杀皇帝?
  天发杀机,斗转星移,他一身修为惊天动地,一旦生怒,破坏力惊人,什么事都得出来,或许真能干掉鞑子皇帝?
  不等他们劝阻,段誉身形一动,已消失不见。
  大都皇宫。
  大明殿,是元帝理政和居住的场所,面阔十一间,后有廊庑联接后殿。
  殿内空荡荡的,只站着几个太监。
  段誉神识扫了一圈,也没发现元顺帝的踪迹。
  最终在后宫一处宫殿内,感应到一个身着龙袍的男子,正趴在一个身材妖娆的女子身上蠕动。
  “大白天的在此淫乱,果然是个荒淫无道之君!”
  元顺帝年轻的时候还有点东西,自从当了皇帝,像是变了个人。
  彻底成了一个荒淫无度、昏庸无能、制造内乱的昏君。
  听到有男人的声音,元顺帝一惊。
  见一年轻男子站在自己面前,忙喝道:“有刺客,来人护驾!”
  “快来人护驾!”
  段誉呵呵一笑:“别狗叫了,调整好心态领死即可。”
  他正欲出手,一道尖锐寒气自脑后袭来。
  却是有人在身后出手偷袭。
  段誉脚下一点,横移一尺,避开寒气,却是一根银针。
  出手之人,是一个老太监。
  他脸色嫩白,颌下光洁无须,双眼狭长,微眯着,目光阴寒怨毒,宛如毒蛇一般。
  老太监站在元顺帝身旁,扣着兰花指,声音尖细长喝道:“尔等何人?胆敢行刺皇帝!”
  “朴不花,速将此人杀了!”
  元顺帝大叫道,他看到这老太监,顿时信心大增。
  “你这阉人便是朴不花?”段誉意味深长的看着老太监。
  江湖传言,大都出现了一本武功秘笈,名曰《葵花宝典》,是一个太监所著。
  此功是以内功为主,外功为辅的神功,习之威力无穷。
  山西有一个小帮派的帮主,得到此功后仅练了前三层,便可轻捷如羽,迅疾如电。
  那小人物武功大进,只用了短短数日便统一了太原城的所有帮派。
  眼前这老太监,名为朴不花,执掌大内,官至从一品荣禄大夫,妥妥的赵高、魏忠贤。
  《葵花宝典》应该便是此人所创,已练至大成,臻至阴极阳生之境。
  老太监面白无须,喉结内陷,眼神清冷,无欲无求,果然是葵花宝典大成的特征。
  段誉呵呵一笑:“你这阉人,倒是有些本事,可惜遇到了本尊。”
  面对他这般无礼,朴不花阴恻恻的冷笑一声,内力浩浩荡荡,十之七八都涌到手臂,传上手掌。
  “狂妄之徒,死到临头还敢嘴硬!”
  老太监探掌击来,想与段誉来个硬碰硬,直接将他杀了。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个道理,他身在宫廷,见惯了争斗的黑暗与残酷,自是明白。
  此人今日必杀,绝不允许其外套构成威胁!
  见这阉人如此痛快过来送死,段誉心中一乐。
  “啪”一声轻微脆响,两人双掌相交。
  至刚至阳的降龙十八掌,浩荡的掌力如狂风大浪,怒拍而下。
  老太监闷哼一声,猛的吐出一口热血,身子猛的后退。
  他只觉得右臂火辣辣的疼,显然是被内力冲荡,伤了自己的经脉。
  “咻咻咻!”
  朴不花身退之时,连忙甩出四道银针。
  段誉身形一晃,彷佛透明般穿过银针,刹那间已经到了老太监身后。
  “葵花宝典,不过如此。”
  淡淡说了一句,一拳震碎了老太监的心脉。
  “轮到你了!”段誉笑吟吟看向惊慌失措的元顺帝。
  “阿弥陀佛!”
  四个番僧横空出现,迅如鬼魅,挡在元顺帝身前。
  这四个和尚身穿紫金袈裟,头顶六个戒疤,皆有六十来岁。
  他们容貌深隆,双眼精芒四射,顾盼间如闪电劈下,状其威猛,不可直视,如同寺中的降龙伏虎罗汉。
  段誉一言不发,早已知晓殿内藏着数位高手。
  当即身形一晃,忽然消失,出现在对面,似乎穿过了四个和尚的身体。
  他身在空中,一记飞龙在天,俯冲着拍下来。
  “嗥!”如头顶有巨龙盘旋,发出一声怒吼。
  眼前紫光一闪,老和尚鬼魅般闪现,目光冷冷,右掌猛的一推,如巨灵掌般。
  “砰!”两掌撞个结实。
  段誉心中微惊,这番僧的内力竟如此之深,似是合击之力!
  他身在空中,身形一滞,右掌竖到头顶,如力劈华山,朝虚空一劈。
  “嗤!”一声厉啸响起。
  无形刀气似乎划破空间,周围空气似乎一滞,随即裂成两半。
  那番僧被当场斩成两截,立时毙命。
  段誉继续直朝元顺帝而去,脚步刻意轻松缓慢。
  “此人不可力敌,速带陛下离去!”
  其中一番僧大喝一声,发音方式古怪,似乎舌头僵直,打不过弯儿,声音更坚硬如石,锵铿有力。
  身后两个番僧马上扯起元顺帝,朝后面疾疾退去。
  段誉双眼一闪清光,这四个番僧大喇叭武功皆不弱,起码是少林三渡级别的。
  想来是护国法王一类的人物。
  欲杀那元顺帝,需得先解决了他们。
  “施主请留步!”
  那番僧高宣了一声佛号,右掌一按,身旁的幔帐飘荡开来,如被大风卷起。
  这一掌掌力浑厚坚实,如水中波纹扩散,荡漾开来。
  周围的东西,凡被掌力碰到,皆化为粉碎,爆裂成粉末,幔帐、桌椅、案牍、窗户,无不化为齑粉。
  段誉脚步不停,手指轻点,六脉神剑已出。
  “嗤!”如沸水敲到厚厚积雪发出之声。
  六脉神剑的剑气穿透掌力,将那番僧当场格杀!
  如今他筑基圆满的修为,早已无人可敌。
  更不用担心杀人所带来业火等负面影响。
  段誉如同猫捉老鼠一样,慢慢逼近元顺帝。
  纵然外面护卫涌至,大不了将这皇宫之中全杀了!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帮鞑子将汉人当猪狗对待,应有此报!
  他来到一座宫殿,看到了瑟瑟发抖的元顺帝。
  “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
  元顺帝的脸已经被下白了,边跑边开出大量丰富的条件,什么封王,让出半壁江山之类的。
  段誉晒然一笑:“江山本尊自会亲自来取,你且先入地狱受刑吧!”
  “痴心妄想!”
  “当啷”一声巨响,元顺帝脚下忽然一空,一下掉了下去。
  “砰!砰!”又是一阵巨响,殿内一暗,大门忽然被合上,似是有重物压到门上。
  “有意思!”
  段誉双眼精芒一闪,如两道闪电横空,整个大殿似乎明亮了几分。
  他一拂袖子,大殿内明亮起来,牛烛熊熊燃烧,照得宛如白昼。
  大殿空荡荡的,此时只有两个番僧,元顺帝已消失不见,仿佛凭空消失了。
  段誉走到刚才他坠下之处,打量一眼,摇头失笑。
  下面是一个铁牢,连着一个通道。
  元顺帝居然把关人的铁牢当成了逃生之路。
  其中一个番僧平静道:“你不必找了,皇帝已逃走,此处是一座铁铸的宫殿,外面是封上的,甭想打开!”
  “你们是想将我活活困死?”段誉笑道。
  死去的回忆突然攻击他。
  当年他刺杀金太宗,金人也是搞了个铁牢。
  只不过眼前这个似乎更高端,是一座整体的铁宫。
  比起绿柳山庄赵敏困自己那个,更胜几筹。
  见段誉毫不慌乱,反而从容自若,谈笑风生,那番僧皱眉,心中惴惴,莫不是他有什么空子可钻?
  他脸上却沉静自如,缓缓道:“这座宫殿乃铁铸,纵使你武功再强,也打不开这宫殿,只能等死!”
  大喇叭沉声道,特意补充了一句:“除非仙人降世。”
  “那你们呢?也留下来等死?”段誉笑问。
  大喇叭沉声道:“咱们陪你同归于尽,也算是为皇上尽了忠!”
  段誉皱眉,摇摇头:“这位鞑子皇上果然心性薄凉,视人命如儿戏。”
  只听那大喇叭淡淡道:“我师兄二人活了一把年纪,没几年蹦搭的,也知足了,临死之前,能将你这祸害替皇上除掉,再好不过!”
  段誉打量二人一眼,笑道:“你们对元帝倒是忠心。”
  那番僧淡淡道:“你也不必跟咱们动手,早晚得饿死这里,还是留着精神,多撑几天吧!”
  说罢,二人不再理会段誉,来到台阶下,盘膝坐下,一动不动,开始坐禅。
  “你们既已看透生死,本尊姑且留你们一条命。”
  段誉看了看二人,笑了笑道:“你们慢慢坐着吧,本尊先行告辞!”
  说罢,食指一划,在虚空中划出一道门,跨前一步,进入门中,身形消失不见。
  二人乍睁开眼睛,便看到他踏步消失在虚空之情形,面面相觑,浑身发冷,只觉遇到了鬼魅。
  “师兄,这是?”
  其中一个番僧脸色大变,指着段誉消失方向,吃吃问道。
  “或许是轻功吧.”另一个大喇叭皱眉。
  “铁铸的大殿,他轻功再厉害,岂能离开?!”那番僧吃吃问道,脸色更加难看,觉得匪夷所思。
  这些黑铁坚固异常,纵使内力再深厚,掌力再精深,也撼不动丝毫。
  被关在这里,纵使武功通神,也只有忍饥挨饿,直至毙命。
  他们实在想不通,姓段的是如何离开的铁宫?
  “师兄,他真的走了么?”
  那番僧忽然道,以为对方有什么隐身术,骗他们开门出去。
  “你是说……”大喇叭“咦”了一声,转头望来,若有所悟,双眼扫视四周。
  随即他倏的跃起,宛如一抹轻烟,迅疾走过大殿,殿中空空荡荡,没有什么摆设,藏不住人。
  当初设计建造此屋,已经有所预防,倒大殿内一目了然,没有藏身之处,一眼可断生死。
  两人回到原地,坐下来,神情疑惑不解。
  对视几眼,大觉莫名其妙。
  一个大活人,居然凭空消失了?
  “他到底是怎么出去的?”
  这个念头一直缠绕着二人,苦苦思索,却没有答案。
  “好险……”
  元顺帝回到议政殿,坐到龙椅上长吁一口气。
  他脸色松下来,右手在空中一握:“任你武功通天,还是未能逃出朕的掌心!”
  二百余年前,金太宗完颜晟被人破宫所杀。
  后面所有皇帝都吸取教训,广招武林高手,加强皇宫卫士。
  元朝皇帝更是怕死,尤其被神雕大侠入宫行刺后,专门打造了一座铁宫。
  哪怕是仙人来了,也得留下喝杯茶!
  “皇上圣明!”十几个护卫高声宣道,跪倒在地。
  “哈哈……”元顺帝哈哈大笑,欢畅不已。
  “笑完了,便上路吧!”
  段誉身形闪现,已到元顺帝身前,单手按在他脑袋上,轻轻一拧。
  骨骼转动的声音响起,诸护卫只觉周围一切都慢了下来,眼睁睁看着皇帝的脑袋被拧了下来。
  自己想动,却偏偏动作缓慢,已经不及了。
  “砰!”一声闷响,元顺帝身子飞起来,如箭矢怒射而出,撞上龙案。
  “喀嚓”龙案四分五裂。
  “皇上!”
  声嘶力竭的大喝声,众护卫疯了般冲上去,抢到元顺帝身边,抱起他的无头尸身。
  却见皇帝的脑袋已经没了,只剩下无头尸身。
  “啊!皇上!”
  陡的一声惨嚎,抱起他的无头尸身,哭得凄厉无比。
  大殿震动,簌簌发抖,殿外的铁甲护士们潮水般涌进来。
  段誉面沉如水,手指一划,跨出一步,身形消失在夜色中,不见了踪影。
  当段誉追上宋远桥他们时。
  汝阳王已经带着兵马前来,将他们团团围住。
  入目所见,一个身着锦袍的魁梧大汉正骑在马上,威风凛凛。
  他脸庞方正,线条坚硬,满脸的络腮胡子,嘴阔口方,隆鼻深目,仿佛鹰隼顾视,不怒自威。
  “你就是汝阳王?”
  段誉迈步而来,手上提着一个黄色包袱,最底殷红一片,像是沾了朱丹。
  见一人忽然站在自己面前,汝阳王微微错愕,不知他是如何出现的。
  “此人好大的胆子,这般大摇大摆,竟不把本王放在眼里!”
  “王爷,他便是天龙门的掌教!”
  玄冥二老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立在汝阳王身侧。
  对他们来说,汝阳王是他们的钱袋子,关系到荣华富贵,不容有失。
  “竟是他?”
  汝阳王咬了咬牙,怒哼道:“那本王更要见识一下,他究竟有何本事!”
  段誉将包袱一抛,笑道:“那你得好好瞧瞧,本尊究竟有多大本事。”
  汝阳王皱了皱眉头,已经觉察到,这里是一颗人头。
  他淡淡看一眼左右。
  立时有千户走到近前,弯腰拾起圆滚滚的包袱。
  很快解开了黄绸包袱,露出一颗首级来,面目栩栩如生,一下能辨出容貌。
  “陛……陛下!”汝阳王猛的一缩,如避蛇蝎。
  他的脸一下煞白,身子后缩,双眼直勾勾盯着那首级,嘴唇哆哆嗦嗦:“陛……陛下!”
  人群嗡嗡作响,宋远桥等人脸色也变了,相顾骇然。
  汝阳王高呼陛下,莫非这人头是鞑子皇帝的?
  他们觉得匪夷所思。
  段尊主去了一趟大都,这么一会儿功夫,怎么会杀了一个皇帝?!
  毕竟,皇宫乃龙潭虎穴,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陛下!”汝阳王重重叩头,砰砰作响。
  他一连叩了十几个响头,额头发红。
  叩完头后,他一下把首级抱在怀里,放声大哭,声嘶力竭,仿佛把自己的心肝肺都要哭出来。
  “陛下,臣无能,臣无能,是臣害了你啊!”
  汝阳王嘶声痛哭,声音沙哑,人们耳朵嗡嗡直响。
  他们个个色变,没想到,这汝阳王竟有如此深厚的内力,还以为武功寻常呢。
  汝阳王嘶声痛哭,声音在荒野中传荡,凝而不散。
  他一边哭,一边说话。
  开始时,说的是僵硬的官话。
  到了后来,说的话已经听不懂了,叭啦叭啦的一连串蒙古语,如倒珠子。
  “段尊主,您……您真的杀了元廷皇帝?”
  莫声谷睁大眼睛,难以置信的望着段誉。
  段誉慢慢点头,露出一丝笑容:“驱逐鞑虏,恢复中华,昏君人人得而诛之!”
  宋远桥叹了一口气,脸色复杂,摇摇头,没说话。
  空闻方丈瞪大眼睛,看着段誉。
  心想为何他杀人这般容易,连皇帝都说杀就杀。
  真是罪过啊!
  阿弥陀佛!
  汝阳王忽然抬起头,涕泪泗流,嘶声喊道:“你这妖人!杀我陛下,罪该万死!我大元上下千千万人,倾国之力,也要将你斩杀!”
  话音未落,他的人头已然落地。
  段誉面带笑容,轻轻一摆手:“拖下去埋了!”
  崆峒派两名弟子上前,迅速将汝阳王拖走。
  一众元兵双眼如喷火,死死瞪着他们,恨不得上前撕了他。
  但所有人都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什么千军万马,此时如同兵马俑似的,杵在那不动。
  有的眼中愤怒,似要杀人。
  有的充满惊恐,神色焦急。
  他们被段誉以定身术定住了身形。
  无视他们,段誉抱拳,做了个环揖,朗声:“诸位英雄,段某算是给大伙一个交待了吧?!”
  众人忙不迭的抱拳还礼,口中忙道段尊主言重了,委实不敢当。
  他们七嘴八舌,乱哄哄一片。
  此前众人被掳至大都万安寺,憎恨朝廷下作。
  段誉说给大家一个交代,却没想到他居然将皇帝给杀了!
  这交代也太大了!
  谁能承受得了如此人情?
  以往大家都在争武林盟主,现在谁还敢争?
  太吓人了!
  今天这一幕,可谓是惊天动地!
  群雄既大觉过瘾,又深受惊吓。
  以及有点小小的刺激,好像自己也参与这一件大事中。
  当天。
  江湖传闻,大都城外天降陨石,致使上万精锐大军全军覆没。
  主帅汝阳王身死,不知所踪。
  名动江湖的玄冥二老,前往天龙门投效,被大弟子段玄活活虐死,而后又吸干了内力。
  天山,灵鹫宫。
  如今的灵鹫宫已然大变模样,数道大阵相辅相成,山上温暖如春,处处是绿色的植物,生机一片盎然。
  宫中花园,段誉一身道袍,两手各揽一女腰肢,是贝锦仪和周芷若。
  两女身穿月白的水云袍,玉脸皎皎无瑕,一个清冷如冰雪,一个冷艳如女神,难分轩轾。
  “这些年来,你们定是心中存着疑问,为夫的武功如此突飞猛进吧?”
  “嗯,是挺好奇的。”周芷若点头。
  她入门迟,对段誉的秘密知之甚少。
  贝锦仪微微一笑,缓缓说道:“因为夫君并非练功,而是修仙。”
  “修仙?”周芷若动人的黛眉微蹙,明眸闪过疑问。
  得道成仙,并非虚妄,可是修仙不仅讲究根骨资质,修行更是苦涩漫漫,没有几十上百年,罕有成效。
  而夫君,居然能飞天遁地。
  “二百多年前,段仙帝以武入道成仙,是为武林神话。”
  “百年前,大理宣仁皇后于桃花岛飞升,秘而不宣。”
  “此后逍遥剑仙及古墓派祖师龙氏,广邀各大门派观礼,于终南山飞升,让人羡慕不已。”
  周芷若兴奋道:“未曾想,段郎亦是天赋异禀的仙苗,仅十余年便得道成仙了!”
  段誉叹息一声,摇头而道:“我便是那段仙帝,那逍遥剑仙,亦是为夫!”
  “啊?”
  几女惊讶一声,有些恍然,又有些迟疑。
  恍然的是,段仙帝本名似乎也叫段誉,而逍遥剑仙名段郎,不就是自己平日称呼的“段郎”.
  迟疑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仙人,就在自己眼前,且与自己相伴十余年,此事太过匪夷所思!
  段誉呵呵一笑,解释道:“修仙本是盗夺天地之造化,必被天地所噬,便是所谓的天劫,为夫为躲天劫,方才重铸肉身,与峨眉结缘。”
  “以段郎目前的修为,可是又要准备飞升了?”
  贝锦仪皱着黛眉,轻轻问道。
  “还未到时候,估摸着要十年才能结丹。”段誉淡淡笑了笑,紧了紧她们腰间的大手,温香之感更烈。
  修炼大日天仙诀,进程缓慢。
  他完全靠北冥神功辅助,方才有了如此速度。
  此番结丹,实力定然远胜往昔。
  毕竟以他目前筑基大圆满的修为,却能发挥结丹大修的威能。
  “十年时间,足以一统天下,让天下太平,百姓安康!”
  段誉淡淡一笑,单手指天,缓缓吐出一个字:“雷!”
  “轰!”平空响起一声雷,一道电光划开天际,蓦然出现,极为诡异。
  一闪之后,消失不见,未再出现,仿佛刚才是幻觉一般。
  在六大门派的宣扬下,段誉疑似仙人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江湖。
  段誉干脆不装了,亲自书信一封,命人送往大理,让他们出兵北上,协助义军北伐。
  得知段仙帝出世,隐世多年的神剑山庄宣布出山,归附天龙门。
  还有古墓派。
  此前,天龙门昊天部攻入丐帮总坛。
  段誉的二弟子段昊,以降龙十八掌打死了丐帮假帮主及长老陈友谅。
  此间,遇到一群神秘女子出手,乃古墓派传人。
  因小龙女和段誉的关系,古墓派一直暗中护着丐帮。
  古墓派出场极为豪华,打伞从天而降,全是女子,美得不像话,且武功高绝。
  段昊凭借九阳神功和降龙十八掌,才勉强压制住她们。
  双方不打不相识,认出了对方的武功,方才罢手言和。
  天龙门、明教、少林、武当,峨眉、丐帮、崆峒、昆仑等大派。
  以及大理段氏、神剑山庄、古墓派等不出世的超级势力,皆听从段誉号令,统一联合出动,旨在推翻元廷!
  中原地区,在朱元璋、徐达、汤和等人的率领下,义军势如破竹,节节推进。
  在段仙帝的旗号下,义军高举“驱逐胡虏,恢复中华”的大旗。
  经过半年的征战,很快攻破元大都,推翻了元廷!
  明教虽出力最大,但教规规定,教主不得当皇帝,教中高层不得入朝为官。
  各方势力不约而同的共推段誉为帝。
  段誉称帝立国,国号大明,年号“仙武”。
  以此为国号,并非因为明教,而是取自《易传》。
  元朝的国号,也是取自易经:“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
  下一句便是:“大明终始,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
  段誉并未卸磨杀驴,解散明教。
  明教依旧存在,只是军队归朝廷,总坛光明顶保留,依旧是武林大派。
  包括明教在内,朝廷册封各大门派,准以在各地修建道观寺庙。
  敕封张三丰为“飞龙显化宏仁济世真君”。
  道家以武当为首,佛门以少林为首,朝廷又设官职管辖。
  名门正派最爱名声,有了朝廷册封,他们可以更好的宣扬教义,发展信徒门人。
  立国三年,明军灭夏、平四川、云南,逐渐统一全国。
  因元顺帝和王保保等人被杀,北元残余混乱不堪,被明军一举荡平。
  漠北自此安定,设都护府镇之。
  自此,仙武帝段誉实行发展生产,与民休息的政策。
  面对天灾,他亲自施云布雨,驱除瘟疫,建立无上威望。
  仙武十年,段誉结丹,传位长子段煌。
  次子段极方及冠,喜爱修仙问道,远赴灵鹫宫,继任天龙门尊主,为武林盟主。
  不久之后,太上皇段誉,于紫禁之巅飞升。
  举国欢庆百日。
  下一卷是凡人修仙传的世界。
  追订太少,本来到这里准备完本的。
  想到先前说过要写凡人世界,还是写一下吧。
  第一次尝试写仙侠,不知如何,请大家见谅。
  铁子们觉得勉强能看就订阅,看不下去就弃书,咱们双方都不要有心理压力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相关奇幻热门小说的链接
 人道大圣  重生之官道  星门  不科学御兽  帝霸
 九星霸体诀  完美世界  剑来  一剑独尊  斗破苍穹
 诸界第一因  我有一剑  修罗武神  万古第一神  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
 皇兄万岁  剑道第一仙  武动乾坤续集之大千世界  仙穹彼岸  鸿天神尊
 逆剑狂神  深空彼岸  人族镇守使  万相之王  朕又突破了
 逆天邪神  混沌剑神  大主宰  白骨大圣  武动乾坤